从去产能政策演变看煤炭商品与股票未来

2018年大盘行情已经走过大半,虽然低迷行情仍在持续,但底部渐行渐近,有必要加紧股票行业研究,为未来行情启动布局谋篇。本文从煤炭行业入手,探讨未来去产能政策对煤炭商品和煤炭股票板块的影响,以期抛砖引玉。



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2009年中国推出四万亿投资刺激计划,大规模固定资产投资开启了煤炭与建材产业链的新一轮产能扩张周期,2013-2015年煤炭产能严重过剩,产业利润率和产能利用率持续下降,企业杠杆率飙升。淘汰落后产能虽然已进行了多年,但产能过剩局面并未扭转,反而不减反增,陷入“一边去产能、一边扩产量”的怪圈,产能利用率持续下滑。根据煤炭工业协会数据,2015年煤炭产能利用率仅为65%,亏损煤企占比超过了90%,协会统计的90家大型煤企,产量在行业占比为69.4%,利润同比降幅为90.7%。2016年开始,政府主导供给侧改革,推动煤炭产业发生了深刻的改变,随着供需结构的趋紧和企业集中度的上升,煤炭现货价格和企业利润均出现了回升势头,带动了相关商品和股票的上涨。

去产能政策演变:刚性趋向弹性



  • 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三去一降一补”的年度任务,其中煤炭作为去产能的主要抓手之一。
  • 2016年2月5日,在2016年煤炭去产能2.5亿吨目标的背景下,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意见提出,从2016年开始,按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煤矿产能,原则上法定节假日和周日不安排生产。

  • 2016年11月,由于煤炭供不应求,在去产能过程中煤价出现了疯涨。考虑到迎峰度冬期间煤炭需求较大,发改委要求全国所有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合法合规煤矿,在采暖季结束前均可按照330个工作日生产。

  • 2017年5月开始,国家二类港口(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开放并管理的港口)进口煤的通关时间由一周延长至三到四周;7月1日起,国家二类港口禁止进口煤炭船舶靠泊卸货。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7月-11月,煤炭进口量11514万吨,比去年同期减少565万吨。2017年12月开始,逐步放松对煤炭进口的限制措施。
  • 2018年4月重启对进口煤炭的限制措施,6月逐步放开。

2016年开始,用三年到五年的时间,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的目标已实现。2016年和2017年两年累计化解过剩煤炭产能约5.4亿吨。2018年煤炭去产能目标是1.5亿吨,如果2018年这一目标能够实现,则三年化解过剩产能约7亿吨,距离“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去产能8亿吨的目标还有1亿多吨的差距。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8年要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2018年1-7月,实际退出煤炭产能8000万吨左右,完成全年任务1.5亿吨的53%。完成总目标任务的77%。

随着政府对煤炭行业的认知更加深入,以及去产能目标任务已完成大半,未来去产能政策更加科学而富有弹性,对供需结构的冲击边际减弱。

供需继续偏紧,价格高位波动

2016年启动煤炭去产能之前,我国拥有的煤炭总产能超过60亿吨。截至2017年底,煤炭总产能约55亿吨。其中证照齐全的合法生产煤矿和进入试运转状态的煤矿煤炭总产能合计不足37亿吨。按照95%的商品煤比率计算,煤炭实际供应能力也就35亿多吨,对应全年38亿吨至39亿吨的煤炭需求总量来说,如果没有进口煤的补充,国内煤炭供应无疑会出现明显的供不应求。

时间 产量 进口 出口 净进口 铁路发运量 产量同比 净进口同比 铁运同比
2015 37.5 2.04 0.053 1.987 20 -3.30% -30.40% -12.60%
2016 33.6 2.6 0.087 2.5 19 -10.40% 25.82% -5.00%
2017 35.2 2.71 0.081 2.63 21.55 4.76% 5.20% 13.42%
2018(1-7月) 19.78 1.75 0.027 1.723 13.7 3.40% 15.00% 10.40%

受2016年2-10月实行煤炭生产276个工作日制度的限制,2016年总产量受到较大影响,同比下滑,同期进口大增,反映国内供不应求的局面。2017年产量出现恢复性增长,但进口受到政策限制,增速减缓。2018年前7个月数据来看,产量增速与去年相当,进口增速则回到两位数。而总体而言,煤炭供需面仍然维持紧平衡。

截至目前,煤炭去产能任务还有大约23%没有完成,因为进口煤大多是劣质低价煤,无论是从环保角度还是保障内贸煤的需求而言,每年进口煤的阶段性限制都是必要的。另外,我们注意到2017年至今的铁运同比增速较高,基于2017-2020年达成环保目标的需要,取暖季对煤炭公路运输的限制会从流通环节对供应形成冲击。因此,供需结构仍然能支撑煤炭价格处于偏强区间,但去产能政策对供应量的冲击更加具有结构性和季节性,价格总体波动率会收窄。

2016-2017煤炭股票上涨主要归因于行业,未来将两极分化

时间 煤企主营收入(万亿) 同比 利润(亿) 同比
2015 2.49 -14.80% 440.8 -65%
2016 2.3 -1.60% 1090.9 223.60%
2017 2.54 25.90% 2959.3 290.50%
2018(1-7月) 1.37 5.90% 1807.7 18.00%

从煤企经营数据来看,2016年是拐点,上涨主要源于煤价的上升,由于2017年基数较高,2018年1-7月主营收和利润同比增速减缓,叠加贝塔下行风险,股价走出下行趋势。基于上述对未来煤价及政策的判断,未来驱动煤炭行业股票的阿尔法因素更多将来自于集中度的上升和兼并重组,头部企业将更受益。可以根据电煤的需求和环保的季节性进行择时。

如果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谢谢支持!